以强大主权货币为基石 建设强大中国特色金融体系-凯发k8国际

以强大主权货币为基石 建设强大中国特色金融体系

2024-01-22 06:45 来源:证券日报

  近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传递出我国金融高质量发展、建设金融强国的重要信号。特别是“金融强国应当基于强大的经济基础,具有领先世界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同时具备一系列关键核心金融要素,即:拥有强大的货币、强大的中央银行、强大的金融机构、强大的国际金融中心、强大的金融监管、强大的金融人才队伍”,其中提到的“拥有强大的货币”掷地有声,明确了建设金融强国的根基所在。

  “把强大的货币作为金融强国关键核心要素排在第一位,因其是现代经济最重要的一个要素。”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货币不仅是交易的媒介、价值的尺度,且具有国际储备货币等职能,功能非常重要。而从人民币角度看,我国的人民币国际化目前已进入一个关键的阶段。

  必须“拥有强大的货币”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货币“强大”包含两层含义。从国内角度来看,建设金融强国需要“拥有强大的货币”,主要是因为货币是国民经济的血脉,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货币的稳定性、流动性和信用性直接影响着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力。

  “强大的货币意味着国家的经济具有强大的内生动力,能够抵御外部经济冲击,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从国际角度看,货币“强大”意味着货币价值对外稳定,即一个国家的汇率不能大起大落,同时其货币在国际经贸和金融领域具有较高的地位。这可以使该国能够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同时规避、缓解重大外部冲击带来的影响。

  “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使人民币逐步达到与我国经济的全球地位相匹配的水平,是‘拥有强大的货币’、建设金融强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由此看来,实现金融强国的重要标志之一是国家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所处的地位或所拥有的话语权。

  其中,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尤其体现金融强国的成色。王有鑫分析,人民币国际化可以确保中国的货币政策保持基本稳定,避免出现大规模的通货膨胀或紧缩,有助于维护国内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同时,也可提高中国金融市场的效率和稳定性,促进国内外资本流动的畅通,有助于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推动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发展壮大。

  在数字经济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并非是孤立的,而是与数字人民币的发展形成了良性互动。作为我国主权货币的数字形态,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和推广为人民币国际化开辟了新的路径,进而可推进金融强国战略有效落地。

  在南京工业大学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岷峰看来,一方面,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推广,我国能够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中提供更加便捷、透明的支付凯发真人的解决方案,从而增加人民币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随着人民币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应用日益增多,数字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得到了加速,进一步促进了我国金融市场深度融入全球体系。

  此外,金融强国战略下数字人民币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协同发展,还意味着我国金融市场对全球金融创新和规则制定的影响力不断增强。数字人民币作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为我国在全球金融技术创新方面赢得了先机。同时,通过人民币的国际化,我国有机会在全球金融治理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为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新进展

  当前,人民币国际化稳中有进。1月4日至5日召开的2024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以下简称“工作会议”)指出,2023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新进展。进一步便利和推动跨境贸易投资人民币使用。优化人民币国际使用和货币合作网络。推进本外币一体化资金池试点。人民币跨境收付、贸易融资、外汇交易等功能增强。

  具体来看,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发布的报告显示,2023年11月份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的占比上升至4.61%,超越日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而在2017年12月份,这一占比仅为1.61%,近几年来有了明显的提升。

  此外,据新华社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局长李斌日前介绍,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综合国力提升,经营主体在贸易投资中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和国际收付的需求也在上升。2023年前11个月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为48万亿元,同比增长24%。其中,货物贸易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占比为25%,为近年来最高水平。

  人民币融资货币功能也得到提升。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3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3年9月份,人民币在全球贸易融资中占比为5.8%,同比上升1.6个百分点,排名上升至第二。

  从人民币国际储备情况看,《报告》显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截至2022年年末,全球央行持有的人民币储备规模为2984亿美元,占比2.69%,较2016年人民币刚加入sdr时提升1.62个百分点,在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第五位。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80多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走过比较长的路径,这也是金融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目标。”赵锡军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目前进入到关键阶段。但也要看到,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实际上还是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人民币国际化仍然任重道远。

  “可以说,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已取得较快进展,但与我国在国际经济贸易中的地位仍然不匹配。”王青说。

  下一步着力点在哪儿

  前述工作会议提到2024年重点要抓好的工作中,就包含“稳慎扎实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具体来看,包括进一步完善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体系,推动重点企业、重点领域、重点地区人民币使用。优化人民币清算行布局,加强国际间货币合作,推动离岸人民币市场健康发展。加强跨境人民币业务监管。加大跨境支付系统建设及拓展力度。

  李斌此前曾介绍,中国人民银行将聚焦贸易投资便利化,继续做好制度设计、政策支持和市场培育,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基础性制度安排和基础设施建设,增强跨境人民币业务服务实体经济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能力。同时,稳妥有序推进金融市场全面制度型开放,进一步提高我国外汇和金融市场开放和准入程度,丰富风险对冲工具,构建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融资环境。

  王青认为,建设好离岸人民币市场,可以吸引海外资金参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且能够更有效地实现风险隔离,进而推动渐进可控的人民币国际化过程。

  “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国际化的重点将是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投资结算和国际储备中的占比,畅通人民币全球循环通道,并有效实施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王青表示,总体来看,在统筹发展与安全的主基调下,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将继续有序、稳慎推进。

  本报记者 韩 昱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蒋柠潞)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