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全链条打击一洗钱犯罪团伙 警惕年轻人落入“跑分”圈套-凯发k8国际

江苏南京全链条打击一洗钱犯罪团伙 警惕年轻人落入“跑分”圈套

2024-01-24 06:4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只需提供几张银行卡,每次帮忙转出1万元,就能得到200元至400元的“佣金”。如此操作简单、来钱快的兼职,圈里行话被称为“跑分”。

  24岁的吴虹(化名)曾长期在海南省海口市一家酒吧打工,每个月几千元收入的酒吧工作并不是她的主业。趁着一些经常来喝酒的年轻女性上头的酒劲,吴虹开始“推销”自己的赚钱法子,“帮忙收钱转账就能赚钱,非常简单”。

  其中有些年轻女性觉得吴虹也是女生,放松了警惕,与她一拍即合。

  就这样,吴虹作为跑分的“中介”,在2021年7月到8月,她先后介绍10多个年轻女性给“老板”钟强(化名)和冯冰(化名),利用她们的银行卡进行“跑分”,转移洗白资金达到100余万元。

  2022年9月,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本案主犯钟强、冯冰、吴虹3人以及从犯6人提起公诉。2022年10月,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9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五年二个月,被告人没有上诉。

  “跑分”团伙的分工

  提起吴虹,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副主任、检察官季蓉记忆犹新。近日,她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起几次和吴虹见面的场景时说:“在她身上能感受到一种社会‘大姐大’的特质,脾气较为直率泼辣,说话语气很冲。”

  此前,吴虹也用自己的银行卡帮助别人进行过“跑分”,充当的是“卡农”的角色。季蓉说,由于当时吴虹供卡的几笔事实证据存在问题,检方最后并没有单独给其定罪。

  初次体验到这条犯罪链的“甜头”后,吴虹变得愈发贪婪。她不想再充当“卡农”角色这样的“小马仔”,想着怎么来钱更快。

  今年31岁的钟强是本案的主犯之一,曾在广东省中山市经营一家公司,拥有一定的社会资源。他能接触到“上游”从事电信网络诈骗需要转移非法资金的人,需要一个搭档来配合自己实现拉人“跑分”。

  后来,钟强结识了55岁的海口本地人冯冰。冯冰对当地比较熟悉,经和钟强商量,由自己主要负责现场管理和组织当地年轻人来当“卡农”进行“跑分”。最后的收益,钟强和冯冰约好对半分。

  再后来,冯冰又结识了吴虹,两人团队也就成了三人团队。

  季蓉说,“跑分”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银行卡越多越好,因为每次“跑分”,都有可能造成银行卡的冻结。每张银行卡的利用效率有限,“往往干一票就结束了”,所以“卡农”越多越好。

  吴虹开始通过两种途径进行“拉人头”,一种是在网络上散播广告,主要的噱头是“不付出、高回报、日薪400(元)、当日结算……”,另一种则是吴虹在酒吧当面介绍赚钱套路,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

  “跑分”为了逃避打击,犯罪窝点往往是不固定的,经常需要租住宾馆、会所,地点每天更换。钟强负责找上家“拿料”,冯冰负责场地管理,吴虹负责游说拉人,3个人的“团队”逐渐固定。

  “这道疤痕,在我心里留下了烙印”

  在本案中,当时在读专科二年级的学生龚莉(化名),其行为和表现让季蓉印象深刻。出生于2002年的龚莉就读于海口一所专科院校财务管理专业,老家是四川的,父母都在海南打工。

  在季蓉眼里,与一般的犯罪成员家庭经济情况困难相比,龚莉的家庭条件还算可以,父母平时很关心她并及时给她上学的生活费。

  2021年暑假期间,龚莉与朋友在酒吧聚会时结识了吴虹。有一次,吴虹试探性问她要不要“赚点小钱”,只需提供一张银行卡,不需要其他操作,就能挣200元的佣金。

  当时,龚莉出于贪小便宜的心思,把身上的4张银行卡都给了吴虹,并拿到了800元。

  在吴虹的“跑分”操作下,龚莉的这些银行卡最后都被冻结。吴虹又找到龚莉说:“你帮我带人到宾馆,每带一个人给你200元零花钱”。

  由于“跑分”的地点不固定,每次都是临时通知,吴虹联系好“卡农”后,就让龚莉帮忙带到现场。

  龚莉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跑分”的场地大多为宾馆或电竞房,房间里有一台电脑和许多手机。“卡农”们被带到现场,在“操作手”进行“跑分”操作后,再核算自己的佣金,整套流程就结束了。

  此外,龚莉还负责现场的记账,但都操作简单。一个星期下来,龚莉就赚了1000多元。虽然龚莉知道吴虹等人是在操作转账,但并不了解具体流程,以为自己没有操作转账就没有问题,“能赚零花钱总是好事”。

  季蓉在与龚莉谈话时发现,龚莉并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和法律意识,她能够在“跑分”现场看出一些异常,知晓这种行为可能系违法犯罪行为,但对这种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和违法后果缺乏认识。案发后,她非常后悔自己“贪小便宜”的行为,悔罪情况良好。

  季蓉说,龚莉平时在学校的表现良好,并没有出现逃课旷课的情况,家庭关系也较为稳定。事发后,她的父母专门为龚莉 聘请了律师。

  考虑到龚莉年纪轻,系在校学生,本着惩处与挽救相结合的原则,加之龚莉父母愿意主动退赃退赔,共计退赔被害人损失10.5万元,最终,鼓楼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龚莉从宽处理,作出相对不起诉的决定。

  目前,龚莉在海南海口从事自由职业,谈起两年前这段“黑历史”,她深感后悔,“这道疤痕,在我心里留下了烙印”。

  不能为了蝇头小利毁了大好前程

  据季蓉介绍,本案起源于2021年7月28日,南京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接到一起报案,受害人徐某是一名长期从事“跑船”的人员,他称自己由于在网上和陌生人聊天,被骗走3万多元。

  办案民警在侦办过程中发现,受害人有一笔2000元的资金被转到了海南蔡某的银行卡中,蔡某正是钟强“跑分”洗钱犯罪团伙中的“卡农”。

  通过线索摸排,公安机关确定了犯罪窝点,并顺藤摸瓜,抓获“卡头”钟强等3人,“操作手”和“卡农”等20余人也一并落网。

  对于这样一个分工严密、多层级、专业化的“跑分”团伙的犯罪事实,季蓉表示,检察院在办理这个案例的过程中,没有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对于团伙的组织者、策划者、骨干分子从严打击,对其他参与人员结合作用大小、参与时间长短、违法所得情况区分处理。如吴虹,作为案件的组织者和策划者,主观恶性大,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

  同时,本案被告人最终共退赔被害人60多万元,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被害人的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本案犯罪团伙中00后占了较大比例。季蓉提醒年轻人,每个人都有责任妥善保管好自己的身份证、银行卡等账户存取工具,并保护好登录账号和密码等个人信息。法律红线不能碰,不能贪图小便宜,更不能为了蝇头小利毁了大好前程。

  曹伟 翟兴楠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4年01月24日 08 版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欧云海)
"));
"));
网站地图